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

游击战・陆炎:真正的音乐从未离开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时间:2019-08-25 11:45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原标题:游击战陆炎:真正的音乐从未离开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游击战的主理人陆炎,同时也是AV大久保乐队和白纸扇乐队的键盘手兼主唱,主要的根据地在武汉。最早AV大久保的名字来源于葛民辉执导的第一部长片《初缠恋后的2人世界》,陆炎的个性品味也顺延了...

  原标题:游击战・陆炎:真正的音乐从未离开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游击战”的主理人陆炎,同时也是AV大久保乐队和白纸扇乐队的键盘手兼主唱,主要的“根据地”在武汉。最早“AV大久保”的名字来源于葛民辉执导的第一部长片《初缠恋后的2人世界》,陆炎的个性品味也顺延了其特有的茁壮、有趣、搞怪,电影中的恣意和热量也成为他音乐的特点。加之他所在的武汉是全国有名的火炉城市,还有他名字中的“炎”,以及他的新音乐组合“白纸扇”,煽呼着他的厂牌“游击战”,将音乐中无边无际的热力从武汉发射出去,辐射全国。

  陆炎五六岁时就开始学弹钢琴,后来在武汉音乐学院读过附中,学习作曲,大学在加拿大读的专业是music technology(音乐技术)。回国后他的AV大久保乐队发展的还算是顺风顺水,06年组建,08年就参演了摩登天空的音乐节,随即乐队签约了兵马司唱片,2010年跟PK14还有Carsick Cars 完成了converse赞助的全美巡演,2014年第二张专辑由传奇音乐人Gang of Four的吉他手Andy Gill制作完成,随即又与Gang of Four乐队在欧洲展开巡演……虽说“AV大久保”现在处于暂停期间,但其后身组合“白纸扇”却正在牵动着AV大久保死忠歌迷的心。

  而陆炎认为做乐队和做厂牌主理人的身份并不冲突——用多年从事音乐行业的经验,来帮助年轻音乐人,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2010年,沈黎晖找到他,当时“草莓音乐节”还是一个全新的品牌,只在北京的通州运河公园举办一届,没有在外地城市成功落地的经验,陆炎帮助他们在武汉解决了政府合作和场地的问题,还包括了主要的商业赞助,过程非常地不易。陆炎说,公司和国内大型音乐节合作之后,自然就会有一些品牌活动找上门来,武汉也是一个中部的大都市,市场有这个需求,所以这个品牌就渐渐地运转起来了。

  再后来我们加入了Indie Works,有了传统唱片业的资源,于是我们开始培植自己的艺人,从而进入到这样一个体系里来。2010到2019年中间也有一些磕磕碰碰,但做音乐行业,如果大环境不是很顺的时候,就停下来多进行一些自己乐队的音乐创作,这也是积累和缓冲的方法。

  谈到“游击战”名称的起源,陆炎说当时申请开一个公司,和朋友一起头脑风暴,想怎么把公司logo弄得厉害一点,说要不然弄一个大猩猩蹲在黄鹤楼上面,像金刚在帝国大厦塔尖一样。后来办了厂牌,想名称的时候,因为大猩猩是gorilla,和游击战guerrilla发音相似,就选择叫“游击战”。他说当时他们也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真的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所以就真是游击战了。

  Q:厂牌目前的主要业务都有哪些?最核心的业务是?您主要在厂牌负责哪些工作?

  A:唱片制作和音乐发行。因为我们艺人发片的速度比较慢,所以现在演出也不是太多,但随着发片多起来,演出也会随之多起来的。当然我知道在音乐圈里,就算完全不懂音乐,也可以做得很成功,但我们不是这种。我们的厂牌更加注重音乐本身的素质:比如要看艺人是不是真的有才能,还要看他们对这个行业有没有持续的热情,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考量指标。我现在属于出品人,有一些合适的专辑也会参与制作。

  A:我现在有六组艺人。现在我比较关心的是95后、00后亚文化在武汉的一些发展,他们年龄小,会做一些很新、很极端的派对,但苦于没有相关的经验,具体执行方面会受到很多掣肘。我们会和他们这样一群派对里的年轻人联系,然后慢慢在里面选出有潜力的音乐人,同时也可以作为平台,以谋求发展。现在旗下的艺人除了音乐人身份之外他们也是做什么乱七八糟行业的都有,但是共通点是热爱音乐。

  A:说到乐队圈的话,对武汉这个城市来说,具备成熟创作能力的音乐人,其实是个小圈子,而且近些年来受到说唱和电子音乐的冲击,乐队的圈子越来越小,我最开始签艺人,都是签有创作以及制作能力的音乐人,所以就没有太多风格上的把控。我选择的乐队现在都不是特别商业的那种类型,我看中的是有自己的东西,并且可以惊艳到别人。由于现在我的艺人基数也不大,所以尽量丰富。

  A:我现在都在鼓励我那些内向的音乐人拥抱网络时代,现在每个人都有一个手机,手机拍出来的效果都还不错,拍一些生活啊演出啊,多提供物料给厂牌以供宣传。并不是说鼓励他们像别人一样,像那些直播平台上的大神每天去开直播求打赏,并不是这样的,网络只是一个平台,但怎样展示你自己,还是你说了算,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不能去抵触它,如果你抵触它你就完蛋了。

  A:主要是线g会深刻地改变业态。因为现在音乐产业的业态很多还是一个3g的水准,并没有达到像我们国家别的行业那样,普遍通过网络得到了蓬勃和利好,音乐行业里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很多故事可以讲。

  我对4g和5g的应用还是比较期待的:打个比方,比如我在北京,我的队友在武汉,如果通过5g排练就不会有延迟,这是对于音乐人非常现实的应用。现在我的制作人陆希文,就可以在北京的家里,让他们在美国伯克利的乐手在录音室里录音,以后5g时代到来的话,这些东西可能会来得更加的便宜更加的直接更加的有想象力,甚至不是专业的人士也能做到,这是非常厉害的事情。

  Q:在这些变化过程中,您运营厂牌时是否遇到过困难?又是如何调整心态和应对这些变化的呢?

  A:音乐产业里的人遇到的困难都是相似的:比如蛮横的甲方啊,对音乐完全没有概念的合作方啊,场地方虚报啊——到场地发现什么都没有。另外比如说是政策层面的困难,上面文件发下来,一年不准办大型活动,你就得歇一年,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困难。

  厂牌方面,如果做一些特别独立的音乐,当然会遇到一定的资金问题,但总体上没有像一些媒体说的那么夸张,因为在这个行业里你要有这样的心理建设:你需要靠艺术家的天分,还有后天的坚持,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是能保证你百分之百成功的。遇到了不可克服的困难就停一停,豁然开朗时就走一走。摇滚乐在中国的场景其实就是这样,走走停停,但从未离开。

  A:除了音乐还是音乐。核心是音乐质量,当然有些听上去很粗糙的音乐也是好音乐——通常会遇到一些很坚持自我的艺术家,他们会违背于大部分人审美原则来创作,但这和唱片制作的工业级别是两个概念。在满足音乐人本身坚持的基础上,再去满足唱片工业级别的发行质量,这是我们现在厂牌的原则。对音乐人的尊重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们品牌运营方最容易忽视的一点,因为你的见多识广,就会带来一些傲慢的情绪,有时候还并不自知。真正的好音乐都是要回到一个原点,一个朴实的出发点,那样才能感染到他人,才能是最好的。

  A:我觉得武汉有点像以前我在欧洲巡演时去过的大学城格罗宁根(Groningen),武汉也是一个拥有数百万的大学生的年轻城市,在这里你要不断地宣传你的音乐或者你的livehouse,因为大学生一波一波地来,一波一波地走,没有一个固定的观众群体。如果你不经常演出,新来的一届学生就会完全不知道你是谁。

  武汉的原住民其实对摇滚音乐场景并不是太感冒,武汉的摇滚音乐从九十年代末期到现在这样的一个市场,说白了就是大学生的市场。直到今天,武汉现在坐拥130万的大学在校生的数量(全球第一),经过几轮的城市改造,所有大学生都被“挤压”到了一个相对集中的地方。这也是它跟别的城市不一样的地方。不像成都的说唱文化和兰州的城市民谣,武汉以大学生为主体的观众每年都在流动,口味每年其实都在升级更新。在这种情形下,武汉从前以朋克为主的这种基调其实很早就已经丧失掉了。

  Q:作为白纸扇的主唱和游击战厂牌主理人两种身份,身份上和看待独立音乐的角度上,会有怎样的转换吗?

  A:做这么多年音乐人,首先感到social media在改变的同时也造就了很多事情,不要对它进行一些无谓的抵抗,要积极的参与进去。因为都是摇滚乐的从业者,我深道很多音乐人的自我意识都是非常强的,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们该做什么。我的经验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不要干预太多,在音乐人有自己的想法却实现不了时,他自然就会找到你,到时再具体商讨逐个解决。

  A:这里有很多厉害的大佬,前辈音乐人,出场时都自带BGM的大拿们,各方面对厂牌都有深刻的帮助,是一个能让地方上的小厂牌报团取暖的地方。

  A:我觉得今年的“乐队的夏天”就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大家会立足于“乐队的夏天”,把它当成一个好的开始。我看了非常多乐队选秀节目,包括国际上的,都没有达到乐队夏天这种现象级的成功,这是非常难得的。也许乐队综艺带来的成功,是由于中国过去主流媒体对摇滚乐进行的歧视打压与忽视的特殊历史而导致的。至于后面的变化,只有阿弥陀佛,希望越来越好。

  A:我们现在做的就是青年文化,我们所做的独立音乐是属于青年文化的一部分。前面说的我感兴趣的艺人,这些95后,00后年轻人,青年文化的土壤永远不可能脱离他们。以前吉他贝斯鼓三大件是需要非常高成本的,现在年轻人做音乐可能不一定需要这些了,包括传统的舞台专箱,还有舞台返听音系统,只需要一台电脑一块声卡。省下的这些成本,就可以去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也能搭载全新的技术,通过年轻人的概念,做一些更有趣的事。

  Q:除了厂牌音乐人的作品、演出之外,还有哪些事情是你想依托现有资源来做的?厂牌在未来一到两年即将运作的项目都有什么呢?

  A:目前这些能做好就已经不错了。未来项目有法国艺术家MILU黑胶的发行,巡演。还有帮助一个神秘的武汉OG音乐人重拾起他手里的宝藏。

  A:我对我的厂牌,没有想要像要盲目的做大做强,我想要我厂牌做出来的音乐,能尽量多地留存下来。而不只是漂浮在互联网上的数据,我希望它们能生存得久一些,活在人们心里。

  “游击战”是一支新晋的武汉独立音乐厂牌,其宗旨是以高质量的演出团队,丰富的艺人资源和尖端的多媒体团队,在武汉随机的挑选城市中的隐蔽角落带来令人尖叫的摇滚乐现场。

  频繁的出现在武汉城市中心的各类地下车库,拆迁废墟,楼盘商圈的音乐广场,为热爱音乐,追求自我的青年人所追捧。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